2344

警惕媒体舆论——日本“年金”真的会破产吗?

小武,3年一度的日本参议院大选结束了,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年金问题”也没了声音,好似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本来不想提它,但看到媒体这样不负责的态度,我觉得有必要把我对“年金问题”的理解和你说说清楚。
 
先介绍一下本次事件的起因:参议院大选前,日本金融厅发布了一份“年金与资产”报告书,其中提到一个数据——假如一对夫妇活到90岁左右,即使每个月有养老金,还是会有2000万円的生活费缺口。该报告的本意是为了唤起日本国民勤俭节约、存钱养老的意识,它背后潜台词是:“年金”只能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,要想体面退休,需要提前规划。然而,这份善意的报告,立即被政客们利用,再加上媒体的过度炒作,顿时引发了“年金”的信用危机。

“冰冻三尺、非一曰之寒”,对年金的各种质疑,多年之前就有,这次也没黑出新花样,只是旧调重弹而已。我惊讶的是,这么多年过去了,居然还有这么多人相信这些胡言乱语。对这些人,我只想说:不能只听别人怎么说,要学会独立思考。思考可不是拍脑门子,要靠自己动手调查。

2346
人们对“年金”的最大质疑是它年年亏损,担心它迟早会破产。是这样吗?根据厚生劳动省“年金财政”官网数据:目前日本每年需要支付养老金约50兆円,其中33兆円来自国民和厚生年金的保费收入,国家财政补贴12兆円,每年养老金缺口约5兆円,看来确实是年年赤字。“少子老龄化”是造成“年金”亏损的原因,缴纳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少,领取的人却越来越多,这是“年金破产说”的理论基础。然而,这是事实的全部吗?
 
2345
填补养老金缺口的是GPIF——日本年金运营管理机构。也许很少有人去调查它,其实它运营非常透明,官网上有详尽的数据。如图所示,自2001年GPIF开始运营“年金”以来,它的年均收益率约3%。截至2018年底的18年间,累计盈利额达到65.8兆円!
 
GPIF为何如此赚钱呢?它靠的是手中庞大的资金:总额约为159.2兆円。这么庞大的资金哪里来的?它来自战后出生潮,是日本人口增长最快时期累积下来的“年金存款”。“破产说”质疑的就是这部分存款迟早会花光。然而根据GPIF的运营状况来看,18年来它平均每年投资盈利约3.65兆円,即使需要填补养老金缺口5兆円,实际“存款”每年也仅减少1.35兆円,仅占总资产的0.8%。

而且,养老金缺口也不是仅靠GPIF来填补的。厚生劳动省根据“年金”的收支情况,通过各种手段——提高保费、加大财政补贴、引入物价变动系数等,每年微调养老“缺口”的大小。总之,虽然不能说“年金”的财政充裕,但也绝对没有危险到要破产的地步!相反,按照目前GPIF的运营状况,再加上厚生省的整体把控,健康运营“年金制度”百年以上,是没有问题的。

另外,还有一部分人质疑GPIF的运营安全。每当它发生收益波动时,就有人出来说事。对这些人,我只能说他们没有投资常识。前面介绍过了,养老金是一种“现收现付”的保险制度,虽然每年需要支付约50兆円,但它同时有45兆円的收入!对于拥有159兆円资金的GPIF来说,要填补每年5兆円的养老金缺口完全没有压力!而且“年金”与企业年金不同,它没有集中退休时的兑付压力。也就是说,GPIF既无支付压力,也无回报压力,它可以近乎无限期的运营手中的“年金存款”。

可见,“年金”制度决定了GPIF的投资策略——不需要追求高收益,投资安全资产为主,并且无需设定投资周期。如果说,GPIF出现账面浮亏,那是有可能的,但要真的发生实亏,除非是人为因素!GPIF就像是赌场庄家,永远不下赌台,它又怎么可能亏钱呢?因为它拥有一个无敌的利器“时间”——它是投资最好的朋友,是战胜市场的最强武器

事实上,日本政府一直通过各种官方渠道不遗余力的说明“真相”,但为什么“破产说”始终不绝于耳呢?我想这是因为“年金”过去的作恶,把自己的声誉玩坏了的原故。挪用养老金、漏记缴费记录、个人信息泄露等一系列负面事件,让“年金”的形象变坏。因此无论厚生省如何努力,无论GPIF如何赚钱,人们总是要对“年金”打个问号。

心理学上,这被称为“启发式认知偏差”——对于不确定的事情,人是认知的吝啬鬼,往往不是“就事论事”,而是根据过往经验下判断。因此,假如我们不能正视自身先天的弱点,那么不仅是“年金问题”,对任何事情都很难做出理性、客观的判断。

 

日本国家财政会破产吗?

2347
写到这里,我不得不提另一个与“年金”相似的问题——日本国债。众所周知,日本是一个“借债大国”。如图所示,根据日本财务省数据,截至2017年底日本政府债务总额1092兆円,这相当于日本GDP的236%!而同样以借债为生的美国,该比率只有108%。于是就有人推论:日本财政比希腊还糟糕,国家债务摊到1.2亿国民头上,相当于每个人负债863万円,因此日本迟早要破产。。。你看,“国家破产论”与年金问题何其相似,它们都出自同一个心理机制——对年金没好印象,因此对年金不信任;对政府没好印象,因此对国债不信任。然而,这样的思维方式阻碍了我们看到事实的全部真相。
 
1)谁是债权人?
国债持有者
贷款金额
占比
金融机构
447兆円
41%
——银行机构(211兆円)
——保险机构(206兆円)
——年金基金(30兆円)
日本央行
449兆円
41.2%
政府金融机构
49兆円
4.5%
海外
122兆円
11.2%
个人
12兆円
1.1%
其他
12兆円
1.1%
国债合计
1092兆円
 
日本国民是否真的人均负债863万円呢?要看清这个问题,就要搞明白谁是债务人,谁是债权人。根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“国债”持有机构可知:最大持有人是日本央行,量化宽松政策下,它购买了最多的国债,其次是银行等金融机构,它的持有量与央行相当!再次是海外机构、个人等。可见,“央行和银行”是日本债务最大的两家债权人!然而,央行可以通过大量印钞购买国债,银行靠的是什么?

根据日本央行数据,2017年日本国民金融资产为1844兆円,其中约一半,即922兆円是现金和存款。也就是说,银行持有的447兆円政府债券,是用全体国民的存款购买的。你可能会说:我没买国债呀?但数据就是这样:只要你在银行存款,就是变相的购买国债!至此,你应该明白了——日本国民不但没有负债,而是还是政府债务的债权人

假如把国家看作企业,企业同样有负债,那么按照“国家破产论”的说法,情况应该是这样的:
・丰田汽车:每位员工负债0.8亿円;
・三菱UFJ银行:每位员工负债25亿円;
・日本经济新闻社:每位员工负债1亿円;
※以上数据根据各企业财报推算

可见,把政府与企业债务与“个人”混淆在一起,是多么的荒唐!这种“偷换概念”的说法,蒙蔽了我们看清事物的本质。

2)日本财政会破产吗?
日本的债务是否比希腊更糟糕呢?要知道希腊财政破产时,国家债务是GDP的130%,而日本债务已达GDP的236%,全球第一!日本财政是否迟早要破产呢?要看清这个问题,就要搞明白希腊破产的原因:说白了一句话——借不到钱还债。那么日本政府会不会借不到钱呢?前面说过了,1092兆円日本政府债务中,其中近90%是对内债务,“央行和银行”是最大的两个买家。

央行就不用说了,它和政府穿一条裤子,但央行不可能无限度的印钞买国债,因为这样会引发恶性的通货膨胀。银行呢?只要它手里有存款,它乐得借钱。要知道,“国债”可是日本银行业最赚钱的生意。看来问题的关键是——银行要有足够的“存款”。那么未来日本国民有可能不存款吗?我看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。如果是这样,日本债务的链条就不会断,也就很难想象日本会“破产”。

如果说国家是由千万个家庭组成的,那么日本也像是一个大家庭,这家的父亲赚钱能力有限,不够全家人过日子的,于是他悄悄的挪用了子女的“压岁钱”。作为补偿,父亲每年支付利息,但这导致“压岁钱”的数额越来越大。于是,子女们开始担心了,为了避免家庭破裂,父亲答应一点点的还钱。他对外努力赚钱(贸易),对内向子女收取饭费(消费税),这就是现在的日本。

可见,只要“子女”不翻脸,“内债”就不会催命,日本政府也就不会破产。但借的钱总是要还的,因此日本政府努力健全财政,计划于2027年能够实现收支盈余。总之,在还债的道路上,日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 

我们为什么对养老焦虑?

话说回来,“年金问题”反映的深层问题是什么呢?我认为不是报告有问题,也不是年金制度有问题,而是人们对养老的焦虑。试问有多少人能清楚的回答下面的三个问题呢?正是因为对退休生活的“不确定”,才导致人们对“问题”报告的过度反应。可以说,要想消除“养老焦虑”,从回答这三个问题开始:
 
1.退休后生活需要花多少钱?
2.退休后能领到多少养老金?
3.需要为退休准备多少存款?
 
本次“问题”报告称养老金缺口有2000万円,这算是“客气”的。我常听到有砖家称需要4000万円,还有的说需要1个亿円。为什么大家说法不一呢?倒不是砖家们在胡说八道,只因为养老问题它没有标准答案,需要准备多少养老金,是由“生活方式”决定的。
 
1)估算退休生活
项目
退休前
退休后(变化)
物业费
15,000円
15,000円(→)
固定资产税
6,500円
6,500円(→)
水电煤
20,000円
10,000円(↓)
上网费
2,000円
2,000円(→)
固话费
2,500円
2,500円(→)
手机费
5,000円
3,000円(↓)
医药费
5,000円
15,000円(↑)
孩子零用钱
5,000円
孩子兴趣班
20,000円
饭费
70,000円
40,000円(↓)
休闲娱乐
30,000円
30,000円(→)
生活杂费
20,000円
10,000円(↓)
每月“生活费”总计
201,000円
134,000円(↓)
与其看着报告焦虑,何不根据现有生活状态,估算一下退休后的生活费呢?也许它不准确,但只要坚持定期更新,它自然会越来越接近真实的退休生活。
 
2)估算退休收入
2335如果说,估算“退休生活费”需要长期的跟踪,那么查询能领到多少养老金就容易的多。登录“日本年金官网”,在那里不但可以查询年金的缴费情况,还可以利用“计算工具”估算未来能领到的养老金额。当然这只是一个估算值,假如想知道当前“已确定”的金额,在“電子版年金定期便”中,即可查到养老金“确定额”——这个金额是根据个人以往的已缴费状况计算而来。
 
我们通过估算“退休生活费”,查询“退休养老金”,明确了退休后的支出与收入,它们之间的差额就是养老金“缺口”,知道了这个“缺口”的大小,第三个问题的答案也就有了。假如“退休生活费”为每月14万円,“年金收入”每月10万円,那么每月需要存款4万円,一年就是48万円,假设65岁退休后的生命期有25年,那么需要为养老准备的存款就是:48万×25年=1200万円。

至此,三个养老问题都有了答案,不论金额多少,不论是否准确,但至少有了清晰的目标,心里是不是就踏实多了?但还是不能完全消除焦虑,毕竟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们不知道,只要是不确定的东西,我们就难免不安。因此,我们还需要为退休提前做好“人生规划”。

为人生下半场做好规划

在日本,各行各业都能看到白发老人的身影,然而在国内却极少见到这样的现象,是日本老人缺钱吗?并不是,实际上比“年金”更需要重视的问题是——孤独。很多人会因为退休后不能去上班而感到焦虑。即便只是为了心理健康,一个人也必须在退休后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。也就是说,退休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工作”,它是一个人开启新人生的契机我认为:不能等到临近退休再做准备,人到40岁、最迟50岁就需要开始为人生的下半场做规划了。
 
什么样的规划呢?说到底就是一个人在经历了上半场的各种体验后,彻底的认清了自己的能力、爱好和困境之后,更务实地找到一个适合自己下半场的活法。如果说上半场在社会框架下,我们不得不扮演各种角色,那么下半场则需要鼓励你做真实的自己,去寻找适合你的“新活法”。上半场的“活法”是为了对抗“生存”问题,下半场的“新活法”就是为了对抗退休后的“孤独”。
 
既然下半场的目的不同,那么“新活法”就要有不同的做事原则:
1)不为“金钱”做事;
不为钱做事,不是说不要钱,而是说做事不以“赚钱多少”为目的。要做对他人真正“有用”的事,因为你的“付出”,而获得他人对发自内心的感谢,这种满足感是用金钱难以买来的。同时,这也往往伴随金钱的回报,它是对你“付出”的认可。
 
2)只做自己喜欢的事;
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可不容易,它需要我们上班之余多留心,多经历,多思考,多尝试。只有当累积到一定程度,你才会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真正热爱的那件事。因此我认为:40岁起就可以开始“不务正业”了,努力把自己的“副业”玩成人生下半场的“主业”。
 
3)只做对别人有用的事;
假如你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,但却赚不到什么钱,千万别轻易放弃,这极可能是个好机会。试想:不赚钱的事,做的人就少,竞争也就少,你更容易做的比别人好。他人的一声感谢,就是你的一份信心,当你对热爱的事情,积累到足够的自信,恭喜你!你找到了“人生正业”——它才是消除“养老焦虑”的最好的解药!

这就是我的感受——人生下半场,我不孤独,因为有你们的陪伴,让我能走的更远!

如果本文对您有帮助,就请打赏我吧! 您用金钱的称赞,让我能陪你走的更远!

本站内容均为原创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《警惕媒体舆论——日本“年金”真的会破产吗?》上有12条评论

  1. 这个我很难回答。。。投资决策必须建立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,自己的决策才能坚守的更久,才不会被市场轻易左右。祝你投资顺利!

  2. 写得很好,参考了很多,谢谢。但是关于年金,我有些不同的看法。
    现在年金缺口5兆円,但是随着劳动人口比例减少,领年金的老人比例增加,这个缺口会变得越来越大,年金破产我觉得倒不至于,但到我们老了,估计能领的年金会大大低于现在的水准。规划养老的时候我觉得必须考虑这个因素。

  3. 有缺口不代表养老金会减少。年金就像是一份保险契约,擅自减少“赔付”就是违约,哪一个政府也不会干这样蠢的事情,因为它手中有更好的武器——税!

    向退休人群征更多的税是大势所趋,税负影响的是我们实际到手的养老金,因此在日本可不是养老金越多越好的。至于年金缺口,假如真的出现极端情况,政府财政补贴是最后的保底手段。为什么政府这么大方?因为维持年金制度可比“生活保護”成本低多了。靠救济金养老是日本政府最不愿看到的。

  4. 您好,关注了您的博客好久。好像是第一次留言吧,好羡慕能写的这么精致。

  5. 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,也很喜欢“精致”这个词。对一件真正喜欢的事,自然会不计成本的打磨,相信你也一样能拿出精致的作品。

  6. 小武他爸,工薪族每年缴纳的年金比例是不是都在增加?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的。

  7. 羊毛出现羊身上,无论哪个国家、什么制度,“年轻人养老人”是养老制度的本质。
    日本养老金的来源不外乎有三个——保费、政府补贴和保费残留金的投资收益。它不会特别照顾某一方,而是由三方共同努力,保费上涨率就是这三方平衡后的产物。

您的声音对我很重要,欢迎给我留言!

请见谅!所有留言需审核后显示,请耐心等待。